集安科技

集安科技
温情的网络社区平台

啄木鸟 || 金博股份IPO:一创始人被判刑8年;实控人借款买股份,千万出资或撬动9亿市值

  3月11日晚间,上交所发布科创板上市委公告,同意湖南金博碳素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博股份)首发上市申请。

  金博股份前身为湖南博云高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博云高科),与A股上市公司博云新材拥有共同大股东——中南大学粉末冶金工程研究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粉冶中心)。

  公司创始人之一蒋辉珍,曾任博云新材董事长,因受贿罪、徇私舞弊低价折股国家资产罪入狱;另一创始人熊翔也卷入一桩行贿案。

  公司现任实控人廖寄乔亦担任过博云新材董事长。廖寄乔两次增资购买股份的钱,大半为借款。

  公司毛利率去年出现大幅下滑,产品售价出现了下降。另一方面,公司近年来研发乏力,已六年没有新增专利。

  创始人之一被判刑八年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金博股份前身为湖南博云高科技有限公司,2005年5月由粉冶中心、廖寄乔、蒋辉珍、熊翔出资成立,蒋辉珍与熊翔曾分别担任粉冶中心下属另一家上市公司——博云新材董事长、总经理,两人还曾长期担任粉冶中心的法定代表人及高管。公司现任实控人廖寄乔亦担任过博云新材董事长。

  2015年,博云高科变身为湖南金博复合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蒋辉珍、熊翔已从股东名单中消失。

  对于蒋辉珍、熊翔二人为何从股东名单消失,股份又如何转划,招股书只字不提。价值线研究院发现,作为金博股份的创始人之一,蒋辉珍已被判刑。

  2012年8月,博云新材公告称:董事长蒋辉珍因年龄问题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以及董事会下设专门委员会委员相关职务。

  辞职后,蒋辉珍于2012年11月12日和13日的限制转让期内,委托中南大学粉末冶金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张某进行操作卖出蒋辉珍名下博云新材股票25万股,成交金额2,658,537.64元。遭湖南证监会警告并罚款3万元。

  据《潇湘晨报》报道,2015年9月11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蒋辉珍犯受贿罪、徇私舞弊低价折股国家资产罪等作出二审判决,法院认为,博云新材前任董事长蒋辉珍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二十万八千元;犯徇私舞弊低价折股国有资产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没收财产二十万八千元。

  经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检察院委托湖南建业司法鉴定所鉴定,2014年4月24日,湖南建业司法所出具《评估鉴定报告》,结论为:在粉冶公司增资扩股中因低评、漏评、少评资产、股权,虚增债务,造成国家利益损失2.105716亿元。  

  金博股份另一位创始人熊翔目前的身份为中南大学教授,其在博云新材担任总经理期间,也曾卷入时任中南大学后勤集团水电管理中心主任谭立洲受贿一案。

  对于上述行贿受贿、徇私舞弊等情况,作为蒋辉珍、熊翔的同事,时任博云新材料高管的金博股份实控人廖寄乔是否知情,是否有涉及其中?不得而知。

  实控人借款买股份, 1000多万撬动9.6亿市值?

  除了蒋辉珍与熊翔之外,公司另一位创始人,金博股份目前的实控人廖寄乔,身上也充满了故事。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廖寄乔有一部分股份是通过借钱买来的。廖寄乔在2017年9月和2018年4月对金博股份进行过两次增资,增资价格分别为4.15元/股(570万股)、4.55元/股(230万股),合计金额为3412万元,共获得金博股份800万股股份,占金博股份总股份的13.33%。

  但这3412万元中有2255万元来源于廖寄乔向员工、亲戚及朋友的借款,占上述增资资金总额的66.09%。

  根据廖寄乔与债权人签署的《借款协议》,利息一年一结,年利率为7%或5%,借款期限届满后,一次性偿还借款本金。上述借款将在2022年至2024年陆续到期,经测算,廖寄乔2020年至2024年应当偿还的金额分别为124.85万元、124.85万元、424.85万元、1644.85万元和53.5万元,合计2372.9万元。

  如果按3月4日科创板123.39倍的平均市盈率计算,廖寄乔通过借钱获得的股份市值为6.24亿元,净赚高达5.96亿元。

  更为客观的说法是,仅这两次增资,廖寄乔就用1157万元的自有资金撬动3倍杠杆(3423万元增800万股),在翻身上市后,800万股有望获得9.58亿元市值,杠杆手法用得相当值得。

  增长乏力,产品降价、毛利率大幅下滑

  金博股份的主营产品为先进碳基复合材料及产品,其核心收入来源为用碳基复合材料所组合的热场系统产品,其主要分为单晶拉制炉热场系统、多晶拉制炉热场系统。

  2017年-2018年,金博股份的毛利率持续增长,分别为64.95%、69.32%,不过这一趋势并未持续,2019年毛利率大幅下滑,仅为62.3%。

  在3月11日的审议会议中,上市委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聚焦了金博股份的毛利率问题,要求其说明,受 2018年下半年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 2018 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简称“531 新政”)的政策影响,2018 年毛利率上升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在下游客户议价能力逐渐增强的情况下,高毛利率水平的可持续性。

  招股书显示,造成毛利率下滑的原因或为公司产品降价所致。2017 年至 2018 年,公司主营的不同型号的坩埚、导流筒单价基本保持稳定。但2019 年,单晶拉制炉热场系统产品平均售价出现一定程度下降。自 2018 年下半年开始,公司对部分产品进行了降价,综合价格下调幅度在 10%到 30%左右。

  值得玩味的是,金博股份一再在其招股书中称,毛利率下滑是“主动降价”。公司解释称:随着近年来公司制备技术的不断进步、生产效率的不断提升,公司在单位制造成本持续下降的基础上,对部分产品进行了降价。

  但这种“主动”背后,是公司业绩深受相关产业政策影响。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发行人光伏领域产品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超过95%,是发行人的主要收入来源,现阶段公司业务高度依赖于下游光伏行业的景气度。受 “531 新政”的影响,国内光伏产业出现了结构调整,单晶龙头企业头部集中效应明显,相关客户在大规模扩张单晶产能的基础上也更具议价能力。

  需要指出的是,金博股份2017年-2018年毛利率均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方大炭素和中简科技(方大炭素为78.82%和75.71%;中简科技为77.73%和79.61%)。

  六年专利未更新,部分核心技术无专利

  市场亦较为关注拟在科创板上市的金博股份的“科创属性”。

  招股书显示,金博股份独家或以第一起草单位身份牵头制定了5项国家行业标准,拥有“碳/碳复合材料低成本制备技术湖南省工程研究中心”,获得国内外专利授权66项。其中国内专利65项,韩国专利1项,其中发明专利29项,实用新型专利34项,外观设计专利2项。

  但公司已6年无新增专利。

  对于6年无新增专利的质疑,公司表示,报告期内,金博股份已提出申请的发明专利共有7项,但由于发明专利审核周期较长,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获得上述7项已申请发明专利的正式授权(已进入实质审查阶段)。

  除此之外,金博股份部分核心技术,并未申请专利。

  金博股份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因为申请专利需公开部分技术细节、技术关键点及技术具体实施方法,被公开的信息可能被竞争对手模仿,造成技术泄密,故部分核心技术未申请专利。虽2014年后未取得新的发明专利,但并不存在相关技术水平处于瓶颈或重大技术难题无法突破的情况。

  但如果不申报专利,金博股份又该如何保护好自己的知识产权呢?

  针对金博股份IPO进展,价值线研究院将持续关注。
分享:

评论